咨询热线:

电竞竞猜软件

新弗雷而卓德的英雄背景故事

  在遥远的古代瓦罗蓝大陆,在魔法摧毁群山之前,在泽拉斯的奥术能量仪式使黄沙吞噬恕瑞马之前,那个时候 ,还是三姐妹的时代,弗雷尔卓德也还是一个完整的宗族。可有一天,一种被称作“冰霜监视者”的强大生物打破了古老弗雷尔卓德的宁静。监视者们很强大。他送给我们礼物,教会我们铸造神秘的冰霜武器;分享他们强大的寒冰魔法;他们让我们长生不死,他们称呼我们为“寒冰血脉”!

  弗雷尔卓德一跃而成为瓦罗蓝大陆顶峰的存在。作为回报,我们许诺给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一座宏伟的要塞 ,一个辽阔的帝国,以及绝对的忠诚。

  “寒冰血脉”的三位领袖:阿瓦洛萨,赛瑞尔达,还有丽桑卓。人们称呼他们为“寒冰三姐妹”,她们从监视者那里学到了更为深奥的魔法,得到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作为部落里的祭祀,丽桑卓是监视者们最忠诚的追随者,她是监视者的喉舌,她将他们的欲望,想建造的东西,以及想杀掉的人说给其他人听。而阿瓦洛萨和萨瑞尔达会去执行下达的命令。阿瓦洛萨和赛瑞尔达的军队拿下了弗雷尔卓德,横扫了整个瓦罗蓝,她们每到一处人类就会瑟瑟发抖,而寒冰会尾随而至,三姐妹铸造了一个伟大的帝国!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阿瓦洛萨站在冰雪之巅俯视弗雷尔卓德大地:“这寒冰帝国美丽且不可战胜,但它实际上却并不属于我们,只要我们还侍奉着监视者。我想要自由,自由值得我们付出生命”

  她将她的想法告诉了赛瑞尔达与丽桑卓,赛瑞尔达表示了支持,但丽桑卓却认为她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吵着闹着要求自由,并告诫她:“别忘记了是谁给了你力量!”阿瓦洛萨没有说话,但反抗与背叛的种子却已悄然播种。

  叛乱发生的地方就是嚎哭深渊,寒冰血脉们为监视者铸造的要塞前,一边是冰霜监视者,另一边是阿瓦罗萨和她的冰脉部落,很多寒冰血脉,在那一天死去,但最后监视者们倒下了,阿瓦罗萨将嚎哭着的他们,扔进了深渊。。。

  三姐妹分崩离析,阿瓦洛萨,赛瑞尔达,丽桑卓各自称女皇。弗雷尔卓德在一场大战后分裂。

  阿瓦洛萨与赛瑞尔达在战争中相继莫名地死去,而丽桑卓作为监视者们的祭祀掌握了黑暗的寒冰秘术,她也假意死去,但她还有更为巨大的计划。“三姐妹之战”彻底分裂的弗雷尔卓德,使战后的各部族只能在寒冷的极北之地生存,再无法征战瓦罗蓝。

  时间过去了几个世纪,丽桑卓就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将一切有关冰卫的传说从弗雷尔卓德的历史中抹去,篡改弗雷尔卓德的历史,等待着监视者们的归来。但是她显然忘记了嚎哭深渊的格雷格尔,或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守在这里。阿瓦洛萨在推翻了冰霜监视者之后觉得仍然需要一个守护者,以防监视者们归来,于是她亲手将其杀死,并将他的灵魂绑在这里,好在监视者们回来时吹响号角。

  现在的弗雷尔卓德依然着不逊于三姐妹的领袖,拥有者阿瓦洛萨之弓的天选之人艾希,她已与上古的弗雷尔卓德守护者冰晶凤凰,还有蛮人部落之王泰达米尔结盟。她崇尚自由与和平,期望带着弗雷尔卓德走向统一与发展的道路。

  而赛瑞尔达的后代瑟庄妮,也凭借血液中强大的力量与熊人族之主沃利贝尔结盟,用武力统一弗雷尔卓德,打出一个天下!

  丽桑卓的寒冰守卫已完全被洗脑,并有着巨魔的附属,她的神秘力量会再次腐蚀掉一切,她也会再次向艾希与瑟庄妮动手就像个世纪前对她们的祖先做的那样。。。。

  嚎哭深渊,一个无底的裂缝,它的周围是一座冰川要塞,没有人记得,是谁建造了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

  它的用途,除了我,在艾希和瑟庄妮出现在之前,在魔法摧毁群山之前,在沙漠吞噬恕瑞马之前,那个时

  候 ,还是三姐妹的时代,我当时是多么年轻啊,阿瓦罗萨,赛瑞尔达,还有我,丽桑卓,那个时候冰霜监视者们居住在这里,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但我知道,他们很强大,他送给我们礼物,分享他们的魔法,让我们长生不死,他们称呼我们为寒冰血脉,作为回报,我们给了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这座宏伟的要塞 ,一个辽阔的帝国,我们的忠诚,这些只是很小的代价而已,阿瓦罗萨却不这么认为,她像一个被宠坏的小孩一样,吵着要自由,她要求选择,她播下了反抗与背叛的种子,这里就是叛乱发生的地方,一边是冰霜监视者,另一边是阿瓦罗萨和她的冰脉部落,很多寒冰血脉,在那一天死去,但最后监视者们倒下了,阿瓦罗萨将嚎哭着的他们,扔进了深渊,我绝对不会原谅她,我完成了复仇,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1 你想听这个地区的故事?我的荣耀之死?那就停下脚步听我讲吧,我可以告诉你这些,还有更多。

  2 如果你听到我吹响了号角,就说明监视者们已经回来了,真要是那样的话,你得马上赶来,带上军队,带上十支军队,把那些该死的监视者们给扔回深渊里去。

  3 你把他们引过来,我来干掉他们,就这么干吧。

  4 我们拿下了弗雷尔卓德,我们拿下了瓦罗蓝,我们每到一个角落,我们每到一处人类就会瑟瑟发抖,而寒冰尾随而至,我们铸造了一个伟大的帝国,但它实际上却并不属于我们,只要我们还侍奉着监视者。

  5 如果你看见一个带着飞行茶壶的小个子记得帮我砸扁他的脑袋。

  6 我猜,现在整个世界都被寒冰血脉统治了,对么?

  7 这里就是最终的战场,这座桥,他们坚持了几天,很多寒冰血脉战死,但我们仍然在战斗,我们爬过阵亡者们的尸体,继续发起攻击,但监视者们仍然没有死去。

  8 寒冰血脉不会正真死去,额,也有例外。。。。额。。。凡事总有例外嘛~

  9 阿瓦洛萨将我们团结了起来,他告诉我们,自由值得我们付出生命,我们向监视者们发起了攻击,我知道我们比他们强,他们给了我们太多力量。

  10 我是格雷戈尔,嚎哭深渊的永恒守护者,阿瓦洛萨亲手将杀死我,这是莫大的荣誉,他将我的灵魂绑在这里,好在监视者们回来时吹响号角。

  11 我们曾经是人类,然后监视者们来了,他们改变了我们,将我们铸成武器,让我们成了寒冰血脉。

  12 在最后一波强大的攻势下,我们战胜了他们,我们将他们抬离地面,并把它们抛出去,看着他们嚎哭着跌落下去,他们必死无疑,跌倒那么深的地方没人能够存活。

  13 我们需要一个守护者,以防监视者们归来,一个不会被杀死的人,有几百个人希望成为守护者,但是阿瓦洛萨最终选择了我。

  14 我应该请求,阿瓦洛萨把我的野猪也顺便杀掉,然后将它的灵魂也绑在这里,我想你啊,波希尔达。

  15 穿过这座桥的老人是个该死的蠢货,不过他的飞行茶壶看起来不错。

  16 有时候我希望这个嚎哭深渊能有两个永恒守护者,这里太孤独了。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和这些巨魔们战斗的时候,我的剑都被磕破了,然后我抓起一只巨魔的两只耳朵,将他们全砸死了,只是多么荣耀的一天啊。

  17 我们非常乐意侍奉监视者,探索者是他们的喉舌,他将他们的欲望,想建造的东西,以及想杀掉的人说给我们听。

>